不如救驾一命,自己救了文聘一命

- 编辑:admin -

不如救驾一命,自己救了文聘一命

张郃并不怕刘表以正道猛攻,怕的就是刘表会用什么旁门左道对付自己,若是自己一时疏忽,中了刘表的奸计,可是要比承受着刘表的猛攻的损失要得的多,再加上,张郃更是敢断定,这刘表不敢在自己的襄城下浪费过多的时间,过多的兵力,只要自己咬紧牙关,而李林更是个自己下了一个死令,就是要坚守一个月,而更加特别的就是,一个月过后,无论刘表是否攻破了城池,张郃必需立即退军,此乃是军令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一个月后,襄城城头,刘表大军缓缓退去,同为襄城守将的朱灵缓缓走了过来,而走向的,正是在扶着城墙想城外遥望的张郃。
 
    “将军!”朱灵来到张郃面前,拱手道。
 
    “哦!”张郃回过头,凄惨的一笑,缓缓说道:“文博啊!”
 
    朱灵看着张郃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有些惊讶,一个月的猛攻,城内万余守军所剩不到一半,其中死伤最大的当然就是则会幽辽军的精锐,其余的有曹操的降兵,也有新招募的士兵,既然李林早就想着放弃襄城,当然不会把最精锐的部队放在这里,而张郃就是带着这样混杂的军队,坚持住了刘表大军一个月的猛攻,并且城池还在己方的手里,兵马尚存一半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”张郃长出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一个月啦!真快啊!”
 
    朱灵点点头,道:“嗯,今日正是一个月,所以,将军,今夜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张郃不等朱灵说完,便道:“嗯!夜半打开西门,我军向颖阳撤退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朱灵拱手道,随即便下城准备,而张郃,则是继续守在城头之上,看着这城下密密麻麻的尸体…………
 
    夜半时分,襄城西门缓缓打开,不用说,正是张郃以及城内的守军,城门一开,张郃一挥手,在月光的照耀下,大军就这么摸着黑,直奔襄城西南的颖阳,而颖阳如今乃是颍川的治所,当然了,也是许昌的门户,李林让张郃退守颖阳,也就说明了要在这颖阳解决了刘表!
 
    而张郃带领大军一处,早被在城外的刘表大军的探子看到,“大王!襄城西门打开,张郃带领大军启程逃跑了!”探子火速将消息传到了刘表这里。
 
    刘表一惊,立即问道:“什么,你可看清!”
 
    探子说道:“虽然敌军没有点燃火把,无法分辨,但是某敢料定,人马定然不少!”
 
    刘表一听,怒不可遏,立即骂道:“哼,张郃匹夫,知道不敌孤的大军,竟然要启程逃跑,来人!”
 
    “在!”身前士兵喊道。
 
    刘表立即喊道:“叫文聘领五千轻骑追赶张郃大军,必需将张郃给我格杀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拱手道,刘表一声令下,大将文聘立即带领荆州轻骑追赶。
 
    而张郃大军移动迅速,又对颍川地形了如指掌,根本不大火把就向西逃去,而身为荆州兵的文聘,哪里知道这颍川那里有上,哪里有河,文聘也只好带着人马按着痕迹和探子的回报来追赶,襄城以西好几座城池,也不知道这张郃会退去哪里,文聘都是半迷糊,半蒙着追赶。
 
    “将军!”忽然耳边一声喊叫,文聘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,随即有回过头来接着赶路,而嘴上说道:“文长,你有何事!”
 
    原来此人正是魏延,而现在的魏延,还不是以后的蜀国上将,魏延现在只是在文聘手下一个小小的裨将而已,虽然文聘麾下的军队,也算是荆州唯一称得上是精锐部队的军队,但是魏延这样的小角色,又有谁会把他放在眼里呢?
 
    魏延一边策马一边说道:“将军,张郃忽然夜半退军,必有阴谋,大王下令贸然追击,恐有埋伏啊!”
 
    文聘冷笑一声,道:“哼!某岂能不知,但是大王下令,又能如何,再说,这幽辽军莫要小看某和某的军队!”虽然知道可能会有埋伏,但是文聘乃是由楚王刘表下的旨意,命其追击诛杀张郃,难道这文聘还能不追,或是怠慢自家的主公?
 
    魏悠只好不再说话,低着头,闷头骑马,不再管,反正自己的一声武艺,就算是有埋伏,魏延也有信心自己会相安无事,而文聘还有刘表的这些军队,哼!魏延早就看不惯了!
 
    而来到一片山洼地带,魏延目光一紧,此地不正是绝佳埋伏的地方吗?魏延立即减速,身后的骑兵嗖嗖嗖的从魏延身边快速向前冲去,从魏延身边擦过,还都纷纷鄙夷的看了魏延一眼,魏延在这支军队当中,是绝对不受人待见的,不知是他不好的出身,也有魏延古怪的脾气,魏延乃是一个孤儿,从小到大更是吃紧了无数的苦,受了无数的罪,但是同样的也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,伴随而来的,就是魏延古怪的脾气,因为自己卑贱的身份而自卑,又因为自己一身的本事而高傲,这两个截然相反的性格相互撕扯着魏延,也就早就了现在令人十分反感的魏延,魏文长,不会理会四周的人鄙夷的目光,魏延缓缓后退,心里断定“此地必有埋伏!”
 
    而一心要追上张郃的文聘,则是还没有发现这四周的不对,“嗖嗖嗖…………”行至山洼的一半,之前漫天的箭矢射来,文聘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而自己麾下的惨叫声也是伴随着想起。
 
    果然是上将,文聘没有慌张,自己带到都是骑兵,速度上占有优势,文聘大喊一声道:“不要停下,快快冲过去!”主将不慌,麾下士兵才不会混乱,听到了文聘的喊声,众人立即策马向前奔去,文聘首当其冲。
若是你想得太多,那就是你有些城府太深,太会算计了,既然决定要靠着文聘上位,俗话说千万军功,不如救驾一命,自己救了文聘一命,文聘何人,定然不会亏待与自己的。
 
    正当文聘以为马上就可以冲过敌人的埋伏圈的时候,一见到对面早有一直骑兵在等着自己,文聘一咬牙,大喊一声道:“杀!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