固然容易,但是也要损耗一些兵马

- 编辑:admin -

固然容易,但是也要损耗一些兵马

“报……”话音刚落,有一份书信传来,李林打开一看,随即兴奋不已,道:“嘿!这江东周郎果然名不虚传啊,没想到这么快就把合肥给打下来了!”
 
    说完李林立即将书信合上对太史慈道:“子义,看来时机已到啊!”
 
    “时机?”太史慈很是疑惑,随即恍然大悟,立即说道:“元杰,你在兖州修养这么久,原来就是在等着周瑜拿下合肥?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对!合肥一下,曹操的南面就等于向孙权敞开了怀抱,现在连陈登都在广陵投降了江东,看来这孙权定然会作势挺进中原啊!”
 
    太史慈眉头一皱,缓缓说道:“元杰,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!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道:“就你,有话说有屁放,当不当讲你不也是要讲吗?”
 
    太史慈幽幽说道:“如君中原大战,这江东明显也要分一杯羹,那江东周郎也不是好对付的,元杰,你就不怕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邪笑道:“呵呵,你是说,我就不怕打走了一个曹操,又把这孙权给养肥了?”
 
    太史慈点点头,李林道:“呵呵,利益是双方的,毕竟我们首要的目标是要打败刘表,曹丕,稳定中原,而这孙权就是一份很大的助力,既然孙权对我们有帮助,当然他也不会吃亏,定然也会得到不少的好处,我们现在又有什么选择呢?孙权不选我们,就会去选刘表,那我宁可让他选我了!”
 
    “可是…………”太史慈迟疑道,李林制止道:“诶呀,没啥可是的,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,先把眼前的刘表解决掉最好!”
 
    “我就是怕这孙权会半路出卖我军!”太史慈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道:“元杰你难道看不出来吗,陈登广陵投降,江东兵马既可以北上,冲进徐州,而我军可是也已经打到了下邳,若是两军在徐州碰面,这徐州…………到时候孙权可就未必能够安分下来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屁!”李林道:“他不敢,我早已经让赵虎做好准备了,别看是跟他合作,但是该抢的,我可不会留给这帮南蛮子!”说罢,李林在太史慈耳边耳语了几句,太史慈立即笑了出来,嬉笑道:“你啊,谁轻易也没办法在你手里讨到便宜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子义,我叫你回来可不是让你来跟我聊天的,合肥下,曹丕手中的剩下的曹军就动不得了,现在也就剩下一个刘表了,走吧!跟我给这个楚王,一点颜色看看!”
 
    “嗯!好!”太史慈点点头,笑着答应,李林一拍太史慈的肩膀,回头对还在田里半玩,半干活的几女喊道:“诶!老婆们,走了!”
 
    孙权拿下合肥,李林等待的时机终于到了,但是李林在这河南,一共的军队也不不超过六万,可是这刘表佣兵十三万而来,加上曹丕手下的人马还在萧关外牵制了田豫的一万兵马,就连刘表都是对这一会攻打李元杰信心满满。
 
    而现在我们本以为自己会势如破竹的楚王刘表,且在刚进颍川之后攻打的第一座城池,襄城,就已经被阻挡住,至今止步未前。这可是气坏了刘表,没想到竟然被一个不起眼的张郃给挡住了。
 
    最开始,刘表也是按照蒯越的计划,并不急于攻城,而是率先派出了使者前往襄城见张郃,不求能够招降张郃,只求扰乱幽辽军的军心,哪成想,使者面见张郃,刚刚拱手一拜,缓缓说道:“拜见张将军!”
 
    张郃立即怒声道:“你可是来招降我的?”
 
    而下一步,张郃便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,怒吼一声“我不懂什么大道,来人,将此人拉出去斩了,脑袋送还给刘表!”
 
    使者可是彻底吓尿,第一次见到使者刚说两句话就把使者斩了的,使者当然是大喊着“两军交战不斩来使!”可惜一声惨叫之后,第二天,襄城城下就挂上了使者的脑袋。
 
    刘表大军开到城下,一看到城头上的脑袋,气的差一点背过气去,怒声喊道:“张郃匹夫,竟然斩孤的使者,端不为人子!给孤攻城!”都没有废话,立即大举攻城,城上襄城守将乃是张郃,朱灵二人,早就已经准备妥当,刘表攻城当然是无功而返。
 
    连日来,刘表每日都是在城下跟张郃一同大骂,而张郃更是嘴损的要死,一看就是师出李林门下,每每都是刘表大怒这下令猛攻襄城,双方各有死伤,这刘表及时拿不下张郃,看已经一味的要猛攻襄城的刘备,蒯越立即奉劝道:“大王,如今幽辽军士气旺盛,我军不宜猛攻,以耗损兵力!”
 
    刘表怒声道:“哼!孤就不信了,孤十几万人马,还拿不下这马一个小小的襄城!”
 
    蒯越拱拱手,道:“大王,这拿下襄城,固然容易,但是也要损耗一些兵马,大王,我军现在不是要猛攻,而是等待刘皇叔,和钟繇将军,只要二人一方成功,幽辽军后方大乱,到时候,一个小小的襄城,对我大王还不是不再话下吗?”
 
    刘表眯着眼睛点点头,道:“异度说的有理,张郃杀了孤的使者,确实让孤有些愤怒,而忘了异度之计啊!”
 
    “哼!要的就是激怒你!”张郃看着缓慢退去的刘表大军,咬着牙说道,三日的攻城,也让张郃了解了这荆州兵的战力,张郃心中甚是不削,哼!跟幽辽军差多了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,而张郃故意激怒之下,刘表更是猛攻城池,张郃要的就是让他猛攻,凭着刘表的实力,自己守住襄城一线一两个月绝对不是问题,而李林给张郃守城的期限是一个月,只要是固守,张郃认为绝对没有问题…………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